首 页 政协要闻 视察调研 提案工作 文明创建 委员风采 理论学习 永城文史 联系我们
       栏目导航 网站首页>>下部新闻左右>>永城文史
 

永 城 探 源

  发表日期:2013年3月3日   作者:葛玉山     来源:admin  查看:272

永城是一个古老的城,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,距今已有5000多年的历史。

1936年10月,前中央研究院考古工作者李景聃、韩维周、赵青芳等来永城考古发掘了造律台古文化遗址后,在考古报告中写道:“在豫东南、永城一带河患淤泥多,沙田湿漫的地段里,找到这样的遗址,至少在龙山文化分布的连锁上给寻出了一个重要的脱落了的一环……在龙山文化的传播上,黄淮流域尤其河南的东南、安徽的西北,是一个重要的联系,这一带必有更大的遗迹可寻,说不定殷商文化前身的问题,可以得到相应的解决。”造律台古文化遗址的发现,这足以证明,在原始社会时期,我们的先人就已经在这块四季分明、气候温和、雨量充沛、森林茂盛、土壤肥沃的土地上繁衍生息。

那么,在这悠悠历史长河里,永城因何而得名?源流又在何处?让我们乘坐历史的列车穿越5000多年的时空隧道,去寻找我们永城的源头和源流吧!

攸地之永

说到“攸地之永”首先要弄清楚“都、鄙、邑、则”这几个词。按《辞源》注:“古代行政区划单位:帝居所为‘都’,公卿大夫居所为‘鄙’,诸侯居所为‘邑’。”‘鄙’,按《辞源》注:“古代地方组织单位之一,五百家为鄙。《周礼·地官·遂人》五家为邻,五邻为里,五里为酂,五酂为鄙。“则”又作何解释?按《辞源》注:“‘五命赐则’。‘则’,地未成国之名。”“攸地之永”又是怎么回事呢?据甲骨文研究专家陈楚家先生著述,永城在商代属攸国,位于商朝国域的东边,直接和东夷人方(地名)相邻。攸地的第一代君主是商王武丁之子,叫子攸,第二代君主叫子吉,第三代君主叫子康,第四代君主叫子喜,即攸侯喜。攸侯喜在商代攸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,在甲骨文记载中曾多次出现。郭沫若的《甲骨文合集》中著“在第36484片甲骨文……在正月,王来正(征)人方,在攸侯喜鄙永”。甲骨文研究专家李学勤的《殷墟文字缀合》著“在第189片甲骨文中‘正月癸卯,来正人方,在攸侯喜鄙永’。”按古代行政区划,国有“都”,“都”辖“鄙”,“鄙”辖“邑”。据《中国县级以上政区历史名称录》记载,当时攸国已有爪邑、酂邑、棘邑、犬邑、芒邑、朝郏邑、永邑八个城邑,因此,“攸地”封给武丁之子,国号为“攸”,称“攸国”也就顺理成章了。“攸侯喜鄙永”的“永”,应为攸国的治所“永邑”。

那么,永城的由来是不是与“攸地之永”有关呢?1991年5月,郑州大学历史系教授史苏苑,给新编《永城县志》编辑高思廉的复信中说:“问及我国当代著名考古学家、甲骨文研究专家陈梦家先生,所著《殷墟卜辞综述》一书,第八章第八节说:‘攸’是不是今之永城地?我查对了该书八章八节,反复思虑,认为书中所说‘攸地之永,即今永城’是可信的。并说,在没有相当把握的情况下,他(指陈梦家)是不会下出如此明确的结论的。”由此可见,永城因“攸地之永”而得名。说到这里,又不得不说一说,关于永城由来的几种传说,借以澄清史实。

一说,隋大业六年(公元610年),割彭城、睢阳二郡之地置永城县之前,即隋大业四、五年间,屡遭水击而不破,故称永城。据查《永城县志》的三种版本:明嘉靖二十一年(公元1542年)本;清康熙三十年(公元1691年)本;清光绪二十九年(公元1903年)本,其《实异志》均无隋大业四、五年间,马甫城(当时县城所在地,今城关镇)遭受水灾的记录,也无运河决堤,或黄河泛滥波及马甫城的记载,故永城遭“水击而不破”得名的传说是没有根据的。

另一说,隋炀帝为到江南扬州观景,在隋堤上沿途设80多座行宫(驿站),当时马甫城即是所设行宫之一。大业六年,春暖花开,隋炀帝从洛阳起程去扬州,一路看到所有行宫都被大水冲毁,只有马甫城保存完好,固若金汤,不禁脱口说出:“马甫城,即永城也。”从此,地方官以“御赐”之名,将马甫城改成永城。其实这种传说仍是“水击而不破”的翻版。永城置县是隋大业六年(公元610年),县城始置于今城关镇东北3里赵庄,唐武德五年(公元622年),才将县城迁至马甫城(今城关镇),始筑土城墙。隋炀帝去江南巡游即使经过马甫城,这已是永城置县12年之后的事了,怎么能说“永城”是“御赐”而得名呢?此说即是矛盾又无据可查。

“水击而不破”也好,“御赐”也罢,均不能作为永城由来的根据。永城由来,应为沿袭“攸地之永”的“永”字而得名。但当时只有一个“永”字,还没有“城”字的出现,随着朝代的更迭,“攸地之永”归属不定,周朝属太丘社管辖,春秋战国归属魏,秦朝时归属砀郡,汉时归属亳州,直到隋朝割彭城、睢阳二郡之地置县才正式更名为永城。

春秋犬邑

犬邑,又叫犬丘邑,今永城市西北部,距市区35公里的太丘镇。

史载,太丘早在商朝时商汤在此建立商国的社坛。到周朝时期太丘就已经是一个小有规模的城邑。《左传·襄公元年》记载:“郑子然侵宋,取犬丘。”晋代杜预注:“谯国酂县东北有犬丘城。”不过那时不叫太丘是叫犬丘。

为什么要叫“犬丘”呢?因为在人类社会的早期,“犬”并不是什么坏东西,而是人们忠诚的朋友,因此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意思。

据查,早在14000年前,甚至在16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,犬就是一种被人类从野狼驯化而来的家畜。作为人类最早驯化的家畜之一,犬的存在和进化都与人类文明发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在西安半坡文化遗址的先民生活区里,曾发现为数众多的犬的骨殖。此外,甘肃秦安大湾新石器文化遗址出土的彩陶壶上,也发现了4只家犬的形象,而且都描绘得生动可爱。这都说明,当时人与犬之间的关系相当明确,犬已经成为人类的亲密伙伴。对于它,人们不仅用精美的艺术作品加以歌颂,而且还视其为最忠实的守护者,更是十二生肖中重要的一员。因此说,犬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始终有着很高的地位。春秋时期,犬更是祭祀时所用牲畜中的“六”之一。在祭祖宗、祭天地等典礼中犬是必不可少的祭品。就如现在祭祀时要用鸡、鱼、猪肉做三牲一样。为此,周朝还专门设立了负责管理选、养祭祀用犬的职官,称作“犬人”。《周礼·秋官·犬人》曰:“犬人掌犬牲……,凡相犬牵犬者属焉”。“犬人”是秋官的下属,专门负责挑选、喂养祭犬,以备朝廷祭祀之用。

我们知道,周代实行的是分封制,各级官员的俸禄就是分给不同数量的田地,那时能够耕种的田地大多都是人们在高出水面的土岗上,用纵横的小路和水沟划成的井字形地块,被后世称作“井田”。《周礼·地官·小司徒》曰:“九夫为井,四井为邑,四邑为丘”。根据考古学家得到的数据,按现在的计量方法来算,一井约是900亩,一个小城占地3600亩,那么,一丘之地则是960多公顷,是现在太丘镇面积的二十分之一。不过这在当时已经不算小了,一丘地的出产大概也够犬人的日常用度了。翻阅史籍,我们发现,夏、商直至汉代,以丘命名的地方数不胜数,如春秋战国时期卫国的都城先后在楚丘(今河南滑县东)、帝丘(今河南濮阳);曹国的国都在陶丘(今山东定陶);宋国的国都在商丘,地名沿用至今。仅宋国所辖就有谷丘、长丘、幽丘、商丘、老丘、雍丘、犬丘等含“丘”字的地名10多个。且多在丘前冠以氏族名、官职名或物产名等等,以资区别。因此,把犬人所居之地称为“犬丘”也就好理解了。

犬丘到了汉武帝元朔三年(公元前126年),改封汉景帝之子鲁恭王的儿子刘政去犬丘当侯的时侯,随即把犬丘改为敬丘,到东汉明帝时又将敬丘改为太丘,此名沿用至今。

殷商芒邑

据清光绪二十九年《永城县志》载:“商代,境内有芒邑,秦置县,汉置临睢,晋时废。”治所在今距永城市区13公里处的陈集镇政府东一公里处的“小城子”村。

要说“小城子村”,还得先从古睢水说起。在殷商时,一条自陈留(今开封市陈留镇)西蒗荡渠奔腾咆哮而来的睢水,一路经过……商丘、虞城、夏邑、太丘、陈集,顺流而下流向江苏的泗水。有人要说,不就是一条河吗?不错,可你知道吗?今天位于陈集镇政府东一公里处的小城子村,在殷商时期是个什么地方吗?是一个小有规模,而且非常繁华喧闹的小城市——芒邑。

查《水经注》记载:“……睢水又东经太丘县故城北,睢水又东经芒县(今陈集)故城北,并在书中又写道:‘西汉高祖六年(公元201年),刘邦把跟随他最早起义反秦的大将耏跖(今芒山人)封为芒侯,同时将秦置芒县改为临睢县,后王莽之传治’。”书中又载:“城西二里水南有《豫州从事皇毓碑》,殒身州牧,阴君之罪,时年二十五。临睢长平舆李君,二千石丞纶氏夏文则、高其行而悼其陨,州国咨嗟,旌闾表墓,昭叙令德,式示后人。城内有《临睢长左冯翊王君碑》,善有治功,累迁广汉属国都尉,吏民思德。县人公府掾陈盛孙、郎中倪定兴、刘伯鄜等,共立石表政,以刊远绩。”

在殷商时,芒邑就已经是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县城了。在县城西5公里处的睢水码头南(今陈集镇汉臣口村汉臣小学一带),还设有烽火台和屯兵营。据陈集镇汉臣口村的张思良老人回忆说:“老辈人往下传说,汉臣口村北离睢水码头有二里多路,东边是一条古道。当时这个地方(指现在的汉臣小学),是一座土山,高30多米,土山正中央置一个三足大铁锅(镬)一顶,只要有兵来,白天在这个山上的大锅里熏烟,夜里点火报信。象这样的高土山,在东边的那条古道(指原永、芒公路)上就有好几个,如薛湖镇侯寺东边有一座,再向北夏邑的火店有一座,叫小金鼎山,再向南县北关有一座,叫岳山。”老人接着又说:“这座土山四周有四门,南门建有关帝庙,北门建有火神庙(在古睢水码头南)、东门建有马王庙、西门建有二郎阁。四门之外有城河,四门之内有兵营,至今还挖出不少古井。”据业内人士说,这就是当时的烽火台和屯兵营,与已出土的芒邑古城遗址遥相呼应。

春秋棘亭

棘亭又叫棘壁,即今永城市西9公里处的十八里镇的柘树集村。在春秋时期属楚国,是楚国的边邑之地。杜预注:“谯国酂县东北有棘亭,此城是也”。史料载,棘亭最早是楚国楚大夫的封地。据《左·昭公四年》:“吴国与楚国的联盟破裂,吴国攻打楚国时首战棘壁,最终攻下城池,打败楚国,棘壁被吴国占领。到周景王七年(公元538年)冬天,吴国二次攻打楚国再次攻破棘壁”。又据《史记·梁孝王世家》载:“汉景帝二十九年十月,吴、楚、齐、赵等七国共同起兵造反。吴、楚两国的军队西去长安,途经梁国的棘壁古道时,梁孝王一面加固国都睢阳城的防卫,一面派韩安国、张羽等大将军率兵在棘壁抵抗吴、楚军队。经过三昼夜的激战,吴、楚大军冲破汉军防线,斩杀万余人,棘壁沦陷,汉军败退睢阳。”

由于地名相重,史说不一,2008年,韩国首尔大学教授金秉骏与学生李成久携带古代地图及现代仪器——卫星定位仪,来永城考证,从史籍、遗址、遗物(在柘树集遗址上发现数百枚箭簇)及卫星定位,正式确定为“首战棘壁”之地应是永城市十八里镇的柘树集村。

悠悠历史长河,饱经沧桑巨变,几千年来,永城这块宝地,随着朝代的更替,版图分合,隶属也数次变更。

唐虞,《禹贡》徐州之域。

夏,属豫州。

商,属攸国。

周,属宋国。

春秋,属楚国。

战国,属魏。

秦,属砀郡。

汉,属亳州。

隋,割彭城,睢阳二郡之地,始置永城县。

唐、宋,因袭治。

金,曾升永城为永州,辖下邑、砀山、酂县。

元复降永州为永城县。

明,初属商丘,后属开封。嘉靖二十四年(公元1545年)属商丘至今。

1945年初,抗日战争时期为纪念一代名将彭雪枫为国捐躯,曾一度将永城县改名为雪枫县。1949年2月重新恢复永城县。

这就是永城的源头,这就是永城的源流。在源头和源流里,她濡润着永城这片多彩而丰腴的土地,记载着永城5000多年的悠久历史,孕育了永城5000多年的斑斓文明。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,在构建和谐社会的新时期,越发显得灵性、大气和厚重。

 

(本文曾参考窦兴品、李金光、盛朝新等作品  



今日访问:
访问总数:

版权所有 政协永城市委员会 by 中国·永城·2017·2
Copyright(C) All Rights Reserved  [后台管理]
备案号:豫ICP备11011273号